首頁 政經 正文

中國信用評級正崛起 新體系打破西方壟斷

2016-07-20 09:58 人民網 潘旭濤 劉浩洋 王湘云
評級機構 信用評級體系 一帶一路 大公國際

摘要:英國“脫歐”公投后,6月27日,美國評級機構標普和惠譽下調英國主權信用評級。而中國評級機構發出了不同的聲音。6月28日,大公國際維持對英國主權信用“A+”評級,原因是大公國際此前的評估已納入“脫歐”風險,因此無需再作調整。

英國“脫歐”公投后,6月27日,美國評級機構標普和惠譽下調英國主權信用評級。而中國評級機構發出了不同的聲音。6月28日,大公國際維持對英國主權信用“A+”評級,原因是大公國際此前的評估已納入“脫歐”風險,因此無需再作調整。

在世界信用評級體系中,中國正在逐漸崛起,話語權不斷增強。在7月18日—19日舉行的2016世界信用評級論壇上,多位中外嘉賓表達了上述觀點。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認為,中國和亞洲是實現新評級模式的關鍵。

  美國三大評級機構心存偏見

今年3月,美國評級機構穆迪將中國主權評級展望從“穩定”降為“負面”。而隨后的事實證明,穆迪“看走了眼”。

事實上,美國三大評級機構(穆迪、標普、惠譽)一直心存偏見。中信、恒大等優秀的中國龍頭企業,雖普遍獲得國內機構的認可,但在西方評級機構那里,僅為平庸的“B字輩”,有的甚至淪落到C類。

在非洲,這種偏見更為嚴重。據了解,目前,三大評級機構僅對非洲18個國家進行評級,約2/3的非洲國家則被三大評級機構排除在全球金融市場之外。

“目前的國際信用評級體系在非洲表現得尤其不合理,這使非洲失去了很多發展機會。”中非發展基金總裁石紀楊在論壇上說:“我們不能讓一個國家來操控全球金融市場評級體系。我們需要建立包括廣大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在內的,有廣泛代表性的評價體系。”

俄羅斯銀行第一副行長顧問弗拉迪米爾·馬卡洛夫在論壇上說:“信用評級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接受只有三大評級機構的評級體系,我們希望得到更準確的評級。”

  “一帶一路”改造國際評級體系

“沒有正確評級參與治理,世界經濟就沒有希望。”大公國際董事長關建中在論壇上表示,改革不合理的國際評級體系、構建國際評級新秩序已成為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主流思潮。

西方評級機構為何為人詬病?據專家介紹,首先,強行按西方民主政治理念進行國家政治排序,把評級政治化,目的在于推行西方價值觀。其次,將一國經濟的私有化、自由化和國際化程度作為判斷經濟結構合理和經濟發展前景的主要依據,而這三項指標與經濟增長并沒有必然聯系。

德維爾潘在論壇上強調,西方主導的信用評級體系缺乏效率和透明度,需要進行改革。

俄羅斯前外長伊戈爾·伊萬諾夫在論壇上表示,“改造西方主導的信用評級體系,‘一帶一路’項目是非常好的機會。”他解釋說,“一帶一路”上大規模的項目和融資,涉及不同國家、不同政治經濟制度,需要與之相適應的全新評級體系。

  新評級體系打破西方壟斷

目前,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評級體系開始崛起。

早在2013年,大公國際、俄羅斯信用評級公司、美國伊根—瓊斯評級公司聯合組建了世界信用評級集團。該集團是一個非主權國際機構,不代表任何國家和集團利益,正在打破西方評級機構的壟斷。截至目前,已有幾十個國家的評級機構表達了參與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意愿。

7月18日,在論壇當天,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同黑海貿易與發展銀行簽署了合作備忘錄,這將進一步推動國際信用評級服務以及專業培訓。

德維爾潘認為,中國企業“走出去”將產生大量的評級需求,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將借助“一帶一路”,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論壇上表示,中國將圍繞“一帶一路”倡議,加強與各國評級機構的有效合作,實現資源共享、優勢互補。

責任編輯:曹夢涵

(原標題:中國信用評級正崛起)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香港赛马会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