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經 正文

當黃河流經內蒙古自治區 “故事”是這樣發生的

2019-11-15 15:24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黃河 內蒙古 水利

摘要:“治水”,在內蒙古自治區不僅僅“止步”于防汛防凌,對于水生態的保護和治理也是其題中應有之義。讓黃河成為“生態之河”,保障黃河長治久安,綠色發展理念作為一種文化自覺,正浸潤在每個黃河人心中,成為新時代“治水”的鮮明印記。

 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水利工程現場。公欣/攝

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水利工程現場。公欣/攝

內蒙古自治區河套灌區三盛公水利樞紐工程。公欣/攝

內蒙古自治區河套灌區三盛公水利樞紐工程。公欣/攝

編者按

今年9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鄭州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時指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同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一樣,是重大國家戰略。這一戰略定位不僅擘畫了黃河保護和發展的新藍圖,也為推動新時代黃河流域實現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新動力。黃河,這條造福人類的大河必將以嶄新面貌奔騰在東方神州大地。

做好黃河事,講好黃河“故事”。近期,中國行業報協會組織的“2019中央及行業媒體黃河行”系列采訪活動拉開帷幕。此次活動深入黃河沿岸多個市區縣,從黃河生態保護、水污染防治、水文化建設以及沿黃各地經濟高質量發展等方面進行深入挖掘采訪,追根溯源,厘清脈絡,為更好實現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探尋一份答案。本期帶來的是中國經濟導報記者跟隨采訪團在內蒙古自治區的采訪。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 | 公  欣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夾裹著巴顏喀拉山脈的雪水,從青藏高原款款而至的黃河水,在內蒙古自治區段全長830公里,流經6個盟市,在這里,她以怎樣的姿態和方式影響著內蒙古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又怎樣影響了黃河?

近日,中國經濟導報記者跟隨“2019中央及行業媒體黃河行”采訪團踏進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進行探尋。沿著十月晴蒼下景致宜人的黃河岸,順著和煦秋風中波瀾壯闊的黃河水,途經呼和浩特、包頭、巴彥淖爾及鄂爾多斯4個沿黃城市,一幅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治水”、“吃水”、“節水”的清晰圖景,在中國經濟導報記者的腳下丈量、成形、延展。

“治水”

泱泱大河曲折東流,千百年來滋潤著中國大地,滋養著沿河而居的人們。然而自古以來,黃河又以“善淤、善決、善徙”聞名于世。歷史上,黃河曾決口1590次,改道26次,并因此而造成巨大的災害,令沿岸的百姓苦不堪言。由此,黃河治理也成為自古至今關乎沿黃地區百姓安居樂業的一件大事。

防汛防凌,內蒙古自治區一直“在路上”。采訪團踏足的第一個“治水”工程現場,便是位于包頭市的小白河防凌應急分洪區工程。作為黃河防凌內蒙古自治區段規劃的6個分洪區之一,目前小白河分洪區具備分洪面積約5.4平方公里,分洪能力達到2500萬立方米,已成為包頭市重要工業和生態水源基地。

站在飛跨黃河兩岸的三盛公水利樞紐工程上,遠眺中華母親河的滔滔深流,不由感嘆人類治水智慧之偉大。這座于1961年竣工的樞紐工程,按100年一遇洪水設計,1000年一遇洪水校核,堪稱“萬里黃河第一閘”。

“通過三盛公水利樞紐工程等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二期防洪工程的建設,對保護內蒙古自治區內國家重要糧食生產基地、交通干線、重要能源和新材料產業基地提供了保障,對優化黃河水資源配置,保護黃河水生態及周邊地區的生態安全提供了保障,為內蒙古自治區實現區域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保障。”采訪中,內蒙古自治區水利廳及當地有關部門負責人屢屢提及治水工程對于促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顯著作用。而一組閃亮的數據也足以概括多年來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治水的“戰績”:通過黃河一期、二期、重點支流等工程的實施,內蒙古自治區黃河流域防洪減災體系基本建立,初步形成了由干支流水庫、河道整治、堤防護岸等組成的防洪工程體系,已建成各類堤防長1043.336公里,河道整治工程105處,壩垛3344道,各類水庫226座。

然而,“治水”,在內蒙古自治區不僅僅“止步”于防汛防凌,對于水生態的保護和治理也是其題中應有之義。讓黃河成為“生態之河”,保障黃河長治久安,綠色發展理念作為一種文化自覺,正浸潤在每個黃河人心中,成為新時代“治水”的鮮明印記。

走進位于巴彥淖爾市的烏梁素海之前,中國經濟導報記者從未想到會被其湛藍大氣、天水合一的美妙畫面所深深震撼。而令記者更為震撼的,是深藏在這個內蒙古自治區西部最大的淡水湖泊背后的生態治理“傳奇”。

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因農藥化肥大面積使用以及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加速所帶來的工業廢水和城鎮生活污水排入等因素,烏梁素海遭遇了嚴重的污染危機。近年來,巴彥淖爾市生態補水、控源減污、修復治理、資源利用、持續發展,實施了網格水道、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生態過渡帶人工濕地及面源污染控制項目等治理工程,累計實施37個項目,完成投資32.7億元,取得了極大效果。

“以前,船開進水域,人都能聞到明顯的臭味,現在水干凈了,人坐在船上行駛在烏梁素海,仿佛回到兒時最初的記憶里那片干凈美麗的海。”住在烏梁素海邊上的當地老百姓談及這兩年該水域生態治理的成效,用最樸實的語言表達出自己的直觀感受。

烏梁素海只是內蒙古自治區對黃河生態進行保護和治理的一個縮影。突出抓好水土保持綜合治理,增強黃河岸線及其支流流域水土保持能力,減少入黃泥沙,緩解下游淤積;加強黃河流域河湖連通工程項目儲備和建設,積極推進巴彥淖爾烏梁素海水生態修復保護工程、杭錦旗沿黃生態環境保護與綜合治理項目、包頭市小白河河湖連通工程3項河湖連通工程前期工作;依托河湖長制推進黃河流域水生態環境保護,加大河湖水域岸線劃定與管理保護,持續開展河湖“清四亂”專項行動,逐步實現涉河湖行為全過程監管,推動河湖生態系統持續向好……一步一個腳印,內蒙古自治區用穩扎穩打的步伐在生態治理方面開拓出一條成功有效的路徑圖,也從未停止過探索創新的步伐。

“吃水”

9月4日,內蒙古自治區河套灌區成功入選2019年度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這是繼寧夏回族自治區引黃古灌區之后,我國黃河流域主干道上的又一處世界灌溉工程遺產。

“黃河北,陰山南,八百里河套米糧川。”地域廣袤、土地肥沃、光照充足的河套灌區雖然地處中國北疆蒙古高原干旱荒漠地帶,但因具有得天獨厚的引黃灌溉優勢,目前每年引黃灌溉面積1020萬畝,是亞洲最大的一首制自流引水灌區,也是中國最古老的特大型超千萬畝灌區之一。

溝渠縱橫,阡陌交錯,稼禾茂盛,草木蔥榮……靠水“吃水”,顯然已經成為河套灌區老百姓最真實的生活寫照。數據顯示,灌區耕地面積由解放初期不足300萬畝發展到目前的1000多萬畝;糧食總產量由1998年的30億斤提高到2018年的67億斤;農民人均純收入由1998年的2268元增加到2018年的17221元。

河套灌區“吃水”吃出豐收碩果,緣由也在于其科學有度的灌溉管理方式。采訪中,當地相關部門負責人頗為驕傲地分享了河套灌區的“吃水”經驗:一是全面推行總量控制,定額管理,逐步將傳統經驗性灌溉制度過渡為精量化供水,實現水資源效率最大化;二是創新民主管理,建立農民用水戶協會213個,實現了程序規范,水量、水費公開,深得群眾擁護;三是創新灌溉方式,已由傳統的地面漫灌方式逐步向滴灌、微潤灌溉、噴灌等高效節水灌溉方式轉變等。

然而,河套灌區在為“莊稼吃上黃河水”而歡欣鼓舞的時候,同在黃河沿岸的包頭市卻為不能“吃”的劣質黃河水而發愁,怎么解決當地老百姓的吃水問題,曾經成為擺在當地政府面前的一道大難題。

包頭市全市覆蓋直飲水?沒錯,這就是當前包頭市民的“專屬吃水待遇”——直飲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挖掘到了這座嚴重缺水城市覆蓋直飲水的背后故事: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包頭城區生活用水的主要來源就是黃河水,而十分有限的優質地下水大部分用在了農業、工業、綠化或者洗浴業。然而,隨著黃河水流量的減少,加上上游工業和生活污水污染,黃河水源水質越來越差,到2003年已達不到水源凈化水要求的三類水標準。如何讓200多萬包頭市民喝上安全的飲用水?包頭市走出了一條水源置換、分質供水、分質定價、優質優用、市場運作、政府分管保障城市居民飲用水安全的創新型“吃水”路子。

截至2019年9月底,包頭全市直飲水工程建成水站147座、分站68座、自助水屋和現制現售水機600多個,其中管道直飲水受益人口達148.26萬人,占比約為75.2%,包頭市也成為全國唯一實現城區直飲水基本全覆蓋的城市。

從“吃水”的兩則實例不難看出,黃河,帶給沿黃老百姓的,有饋贈,亦有難題,人們依賴和需要她,但有時又必須要“戰而勝之”。而這種復雜與親近的關系,也道出了千百年來內蒙古自治區與黃河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相互影響。

“節水”

據了解,黃河水資源總量不到長江的7%,流域人均占有量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27%。節水,也自然而然地成為黃河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頭等大事”。

而對于“吃水”吃出豐厚碩果的河套灌區而言,如何節水也迫在眉睫。于是,一項聲勢浩大耗資61.21億元的節水改造工程在豐饒的河套灌區實施。據介紹,目前,灌區總體完成骨干渠道襯砌1400千米,占規劃4016千米的34.8%;完成骨干渠道整治1084.5千米;疏浚骨干溝道3713.1千米,占規劃骨干溝道1775千米的209.2%;配套改造建筑物6336座,占規劃2356座的268.9%。全灌區渠系水利用系數已由0.42提高到0.49,實現年節水量5~7億立方米左右。

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實際上,一直以來,內蒙古自治區堅持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把節水放在優先位置,實施全社會節水行動。“加快完善水資源配置格局,以推進水權制度改革為重點,推進流域區域水資源優化配置,推動用水方式由粗放向節約集約轉變;在科學論證的基礎上,有序推進一批重點引調水工程建設,增強城鄉供水保障和應急能力;加快城鄉應急備用水源建設和水源地保護,保障城鄉飲水安全;繼續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提升管理水平。”采訪中,內蒙古自治區水利廳相關負責同志對于內蒙古自治區的節水經驗如數家珍。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水權轉讓。早在2003年,內蒙古自治區就率先在黃河流域開展了水權轉讓試點工作,其主要內容就是通過新增用水企業投資灌區節水改造工程,將灌區浪費的水節約下來用于新增工業項目用水,從而在保證灌區正常用水的同時,為工業發展提供了水資源保障,同時返還原來因為超指標用水而侵占的河道生態用水。在多年實踐中,水權轉讓這一在節水增效基礎上的創新機制,在黃河內蒙古自治區段充分體現了它的價值。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了解到,在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南岸灌區杭錦灌域,從2005年到2015年,水權轉讓一期、二期工程先后完工,從襯砌各級渠道、配套各類渠系建筑物到發展高效農業節水工程,兩期工程的實施共向工業企業轉讓水量近2.3億立方米,滿足了近50個工業項目的用水需求。據測算,這些項目全部投產達產后,每年可增加工業產值近2300億元,年增加利稅約230億元。

水權轉讓不僅為內蒙古自治區工業發展帶來了水源,也為農業種植結構調整,發展設施農業、向農業現代化進軍打開了突破口。水權轉讓工程建成后,土地的流轉整合加快,尤其是噴灌、滴灌和畦田改造工程建成以后,灌區土地由原來的農戶分散經營,逐漸發展為適度規模經營,規模化、集約化水平逐步提高,社會化服務組織逐步完善,農業生產效率明顯提高,灌區現代農業發展迅速。

毫無疑問,從突破瓶頸入手,打開水資源節約利用新局面,水權轉讓破局開路,打開了內蒙古自治區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天地。

黃河與內蒙古自治區的故事,仍在新時代精彩繼續……

責任編輯:李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香港赛马会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