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經 正文

羈押三年庭審114次海歸博士無罪釋放,這個責任如何追?

2019-12-03 19:33 央視新聞客戶端
經濟糾紛

摘要:“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堅決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這是去年11月1日跟民營企業家座談之后,高法、高檢都多次強調的話語。今后我們如何盡量減少民事糾紛、經濟糾紛的形式化?

白巖松:上一個周五在山東濰坊有一個道歉現場,引發了好多人的關注。什么道歉現場呢?誰跟誰道歉呢?

濰坊高新區法院黨組副書記 副院長 王彬:我受濰坊高新區人民法院院長楊維波同志委托,并代表濰坊高新區人民法院,在大家的見證下,向孫夕慶同志公開賠禮道歉。為孫夕慶同志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白巖松:鞠躬道歉,態度蠻誠懇,道歉的人是誰呢?是山東濰坊高新區法院的副院長,向誰道歉呢?孫夕慶同志經歷了什么?他是誰?說來特別話長,咱們稍微費點時間。2014年7月26日,這個海歸在山東濰坊創辦了個高新公司,但是7月26日的時候公司發生了“內部股權糾紛”,孫夕慶是這個(公司)董事長。結果就有了惡意的這種告狀,然后第二年的2月份孫夕慶還真被批捕了,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罪、職務侵占罪、提起公訴等等,一審還被判過三年半,后來檢察機關說罪名適用抗訴,然后將案件發回重審,重審又開庭。一直到2018年8月他才獲法院批準取保候審。這個時候他被羈押已經達到了1277天,一共庭審了多少回呢?整個漫長的過程當中114次庭審,于是幾乎都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紀錄了。但是最后的結果,我們看最后的這個結果。今年的8月12日,濰坊市高新區檢察院宣讀《不起訴決定書》,10月18日濰坊高新區法院作出了《國家賠償決定書》,合計54萬余元。這么多年過去了,54萬能彌補他的損失嗎?在去年的11月11日,總書記跟這個民營企業家座談之后,法律都要司法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一年后面對這樣的一起案件,我們又該思考一些什么?我們還需要改進多少東西,才能讓我們的企業家們真正擁有更好的司法營商環境呢?

濰坊高新區法院黨組副書記 副院長 王彬:在大家的見證下,向孫夕慶同志公開賠禮道歉,為孫夕慶同志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11月29日上午,山東省濰坊市高新區法院公開舉行向孫夕慶的賠禮道歉儀式。在現場,高新區法院副院長王彬向孫夕慶鞠躬致歉。

孫夕慶:希望法院能夠在媒體上給我消除影響,能夠讓我的親朋好友、同行、同僚、同學們,都知道我是無罪的、清白的。

2003年,孫夕慶動員7名海外博士回國,到濰坊創立中微光電子有限公司,擔任董事長兼總裁。2014年7月底,中微光電子(濰坊)有限公司發生董事會糾紛,之后孫夕慶被免去董事長和總裁的職務。一個多月后,公司一名董事向公安機關舉報孫夕慶利用職務便利侵占公司財產。

孫夕慶:我當時想法肯定沒有想到,就是我能夠在里邊被羈押1277天,我覺得是他們搞錯了,只有警方進一步的調查,根據我提供的線索應該找到事實真相,應該在找到事實真相之后應該很快能把我放出來。很遺憾,他們沒有做到。

2015年2月3日,孫夕慶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被羈押。2015年的4月底,孫夕慶創立的中微光電子(濰坊)有限公司的幾個股東注冊成立了新公司。

孫夕慶:我這個案子就是因為公司的一個董事,他說我拿走了公司很多錢,然后這么引起的。那么我被抓起來之后,其他的幾個股東又成立了一個新公司。

2015年11月,孫夕慶被當地檢方提起公訴,被指控的罪名為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和職務侵占罪。2018年8月被取保候審。在被羈押的1277天里,孫夕慶始終堅稱自己無罪。此案經過一審判決之后,發回重審。庭審筆錄顯示,這個案件4年來一共經歷了114次庭審。

孫夕慶:他起訴了我八項罪,兩個大罪名,下面有八項,有一項掛上我就完了,不斷地弄一些證據,不斷地混淆是非。

2019年5月10日,濰坊市高新區法院對該案作出刑事裁定書,準許高新區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回對孫夕慶的起訴。

孫夕慶:那么這個案子打了這么久,開了114次庭,干什么不讓法院弄個判決書?你干什么要撤回?還提前一天撤回。為什么在審理過程中,我已經多次向檢察院提醒他們,打到現在了,你們還認為我有罪嗎?

11月29日,在山東省濰坊市高新區法院公開向孫夕慶舉行的賠禮道歉儀式上,孫夕慶強烈呼吁要嚴肅追責制造這起冤案的相關司法人員。

孫夕慶:我強烈呼吁,有關部門應該對造成這起冤案的相關司法人員,尤其是那些罔顧客觀事實,堅定不移要將我送進監獄的司法人員,要進行追究法律責任以及政紀責任。

白巖松:我們看一下這個不起訴的決定書上面的一些關鍵詞。“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濰坊市公安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第四款規定,決定對孫夕慶不起訴。”這是檢察院這樣的一個不起訴的決定書。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位嘉賓,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湯維建,湯教授您好。首先您在了解這個事實的時候,他羈押1277天,然后庭審達到了114次,最后在要宣判的頭一天突然又給撤訴等等。您認為這里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因素,從您的角度看,都有什么?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首先一個就是這個案子拖的時間太長了,因為關于羈押也好,審判也好,刑事訴訟法都有一個明確的一個期限的規定,那么這個檢察院它在法院判決以前,宣判以前,按照法律的規定,以及最高法院司法解釋二百四十二條的規定他是可以撤回公訴的,這個也是檢察機關的一個權力。那么這個撤訴也要經過法院的批準 ,那么法院在批準 的時候也要考慮到案件的一些特殊情況,包括對被告人是不是公正的問題。那么如果說法院不予以批準,撤回公訴的話,如果認為他確實是無罪的,它應該作出無罪的判決。那么這樣處理可能使得這個案件解決更加徹底一點。

白巖松:那這里的確涉及這樣一個問題,就是你聽到當事人其實在說的時候,他是不太滿意的,因為你為什么是在這個宣判的頭一天居然是撤訴了,然后為什么不是宣判我無罪 ,而只是說退回,就是這個證據不清等等等等不起訴,他是不太滿意的。您怎么看待 這么一點?為什么不能更徹底呢?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因為這個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的話,這個不起訴應該是在訴訟程序啟動的時候不起訴,包括法定不起訴,有這種不起訴的各種不同的形式。但是你現在是因為法院即將要宣判他是無罪了,那檢察院這個時候,那么他這個時候只能是作出一個撤訴。那么現在作出撤訴使得這個訴訟程序已經結束了。那么檢察院又作出了一個不起訴的決定書,那么這個再一次作出不起訴決定書,我認為在程序上是多余的。

白巖松:接下來,我們聽一段今天我們的欄目記者對當事人的一段采訪,聽聽他的訴求。

孫夕慶:這個刑事案結束了,但是誣告陷害我的人還逍遙法外,我呼吁有關部門應該依據法律,要給刑事案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我想說的就是公檢法對于民間經濟糾紛一定要慎重,不要輕易介入,不要輕易抓人,我在外邊,沒關系,你給我立好案,沒關系,你就是讓我取保(候審)在外邊也可以,我還至少能夠做點正事。

白巖松:您看湯教授,他這很短的一段話里,涉及到三方面的問題。第一個問題如果要是追責,從司法角度來說,司法程序角度您覺得該追過去的哪些人,哪些程序?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司法責任是有明確規定,那么在司法的刑事訴訟程序的全過程當中,在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出了錯誤,那就追究哪一個環節的責任人員的責任。那么如果說是公安不該立案它立案了,如果檢察院不該批捕它批捕了,或者說檢察院不該公訴它公訴了,法院不該判有罪它判有罪了,或者說甚至于不該拖延這么長時間才進行處理,那么這些我覺得都應該是進行很精準地進行追責。

白巖松:在他這段話里有第二個問題,就涉及到誣告陷害我的人還在逍遙法外。就是當時企業內部因為這個糾紛 ,然后惡意的去誣告他。您怎么看待這一點?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這個我們刑法當中有明確的規定,叫誣告陷害罪。那如果說確實是捏造事實,誣陷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到刑事責任追究的話,那這個確實他是情節嚴重的可以構成犯罪的。但是他這個里面就是關鍵還是要嚴格的按照刑法的構成要件來進行判斷。

白巖松:沒錯。他這段話里還有第三個問題。那就是說其實你為什么要把這個變成一個刑事案件呢?如果說你要是民事的,或者說經濟糾紛我還在外頭,哪怕取保候審,我也能正常的經營和干事。您怎么看待這個案件起步的時候就當成了刑事案件,這是不是一個相當關鍵的錯?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這個在事件當中也是經常會發生這種事情,那么這個我覺得應該是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就是我們的法律在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的界限的劃分上面,存在著一定的模糊性,所以在這個事件當中司法機關,它有可能就會利用這種模糊的條款,或者模糊的界限,那么把民事案件當作刑事案件來處理,尤其是會被不當的利用法律的模糊性的規定。這是第一個方面的原因。第二個方面的原因,就是我們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很清楚,就是你要進行羈押或者說逮捕的話,一定要有一個必要性的審查,沒有必要進行羈押的,那么盡量的要采取其它的強制措施。比如說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等。那你不能夠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都進行逮捕,執行最嚴重的強制措施。這個恐怕是有問題的。

近兩年來,對于民營企業家的司法糾錯,不是個例。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北京物美集團原董事長張文中詐騙、單位行賄、挪用資金再審一案進行了公開宣判,撤銷原審判決,改判張文中無罪。

審判長 孫華璞:原審被告人張文中無罪,原審被告人張偉春無罪,原審被告單位物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無罪。

2007年12月,河北省衡水市人民檢察院向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張文中犯詐騙罪、單位行賄罪、挪用公款罪。經歷了一審判決,上訴之后,2009年3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張文中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與其所犯單位行賄罪、挪用資金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服刑期間經兩次減刑,張文中于2013年2月6日刑滿釋放。隨后,張文中向河北高院提出申訴,2015年12月河北高院駁回申訴。2016年10月,張文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經過公開開庭審理后,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年5月31日進行了公開宣判。

審判長 孫華璞:原審被告人張文中、張偉春在物美集團申報項目過程中,雖然存在違規行為,但未實施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以騙取國債技改貼息資金的詐騙行為,并無非法占有3190萬元國債技改貼息資金的主觀故意,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同樣經歷了服刑,然后申訴,最終獲得改判的還有格林柯爾集團創辦人顧雛軍。今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宣判,撤銷對顧雛軍的虛報注冊資本罪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挪用資金罪改判其有期徒刑五年,對姜寶軍等六名被告人宣告無罪。

審判長 裴顯鼎:雖然他們實施了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但是這個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應該認為是犯罪,所以就依法宣告無罪。

近兩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針對民營企業的保護,出臺了不少的文件。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就下發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依法保護企業家的財產權、自主經營權等權益。

《通知》提出,對企業家在生產、經營、融資活動中的創新行為,只要不違反刑事法律的規定,不得以犯罪論處。對于在合同簽訂、履行過程中產生的民事爭議,如無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符合犯罪構成要件的,不得作為刑事案件處理。

201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了民營企業座談會,強調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并走向更加廣闊舞臺。

白巖松:湯教授你看涉及到索賠的時候,后來國家賠償,給了孫夕慶是50多萬元。但是孫夕慶自己提出的這個民事索賠可是超過了兩個億,他認為這幾年你把我關在這里我的經營都沒進行了,我的損失巨大的。他也知道可能要不回來兩個億,但是他要表達自己的這種認知和讓社會知道。您怎么看待這巨大的差異,怎么去看待50多萬元真的可能沒法彌補一個好企業,或者一個正常經營的企業的損失。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對,國家賠償法對此有非常明確的規定的,這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三條就規定,那么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每人賠償金按照國家的上一年度的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它是按照國家的平均工資來計算的,并不是按照受害人的職業背景,他是不是企業家還是普通的農民等等,不是按照這個標準來計算的。那么這個同時我們國家賠償法針對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權造成精神損害,以及侵害公民的的情況也都作出了具體的規定。那么如果說這個54萬元是嚴格按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計算出來的這個數字的話,那么應該認為它是符合法律的規定的。但是我覺得將來的這個國家賠償法如果有修改,那么應該考慮到受害人的特殊性,他的職業背景以及他遭到的實際損失。

白巖松:接下來我們來看這句話,“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堅決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這是去年11月1日跟民營企業家座談之后,高法、高檢都多次強調的話語。那您結合這個案件,覺得今后我們如何盡量減少這種民事糾紛、經濟糾紛的形式化?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湯維建:這個方面我覺得抓住兩個關鍵點。一個實體上要明確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的界限,就是民事責任就是民事責任,比如說欠錢就是欠錢,但是它不是詐騙,或者說就是公司的管理就是正常的管理,不是公司侵占。那么這些都要有非常的可操作性的細化的規則來加以明確。第二個方面就是程序方面要明確這個證據的證明標準,如果沒有達到一定的證明標準,那么就該放人就要放人,要堅持疑罪從無。

白巖松:山東每年春節結束這兩年開大會,省委書記都會督促解放思想,創造營商環境,相信山東不會讓這個案件僅僅停在道歉上,應該也助于山東將來更好的營商環境。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責任編輯:唐雅麗

(原標題:羈押三年庭審114次海歸博士無罪釋放,這個責任如何追?)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香港赛马会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