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智庫 要聞 正文

龔 婷:一帶一路“債務陷阱論”可以休矣

2019-06-18 11:19 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一帶一路

摘要:一些人大炒子虛烏有的“債務陷阱”,無非是雙重標準和損人不利己的心態在作祟。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一針見血地說,“自己做不到,也不讓別人做,自己做不好,也不希望別人做得好”。

近期,所謂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令一些國家陷入“債務陷阱”的論調甚囂塵上。這種推論不符合事實,是抹黑中國,挑撥中國與相關國家關系。從理論和實踐兩個層面看,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有關國家的債務問題并沒有直接聯系。

迄今,沒有一個國家因為參與“一帶一路”合作而陷入債務危機。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定的17個非洲債務危機國中,多數國家的債權人是歐美國家銀行、企業等,不是中國。美國波士頓大學《201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中國研究》報告稱,中國貸款絕大多數并未超過IMF的債務可持續性門檻。可見,以非洲和拉美為例,基于債務風險問題指責中國故意“掠奪”他國是沒依據的。

對出現債務困難的合作伙伴,中方從不逼債,而是本著友好協商原則妥善解決。美國榮鼎集團4月底發布研究報告稱,中國通常采用延長還款期限、再融資、減免部分甚至所有債務等方式幫助借貸方走出困境。

究竟有沒有掉入所謂“債務陷阱”,參與“一帶一路”合作方最有發言權。肯尼亞總統肯雅塔2018年公開表示,肯尼亞有非常健康的債務組合,不僅從中國借錢,還向美日法等國和世界銀行、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借錢,并質疑“為何偏偏只關注一國借貸”。

圍繞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債務危機”,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2018年9月份公開否認所謂“陷阱”問題,并強調中國投資不是威脅。斯前總統拉賈帕克薩撰文,用數據回擊西方媒體不實報道,重申中國報價方案低于丹麥和加拿大工程咨詢公司在可行性研究中給出的預算。斯在2016年底已順利還掉17.61億美元貸款中的5億美元。此外,緬甸國家安全顧問當吞也公開否認所謂“債務陷阱論”。菲律賓財政部長也表示,來自中國的主權貸款,菲方不需要提供抵押,而且有能力償還。

就算沒有這些當事國實事求是的公開駁斥,單從經濟金融常識來看,是否滑向債務危機也并不取決于是否對外借貸,而是能否將貸款轉化為產生有效收益的資產,促進貸款方經濟增長,增強長期可持續還款能力。

事實上,“一帶一路”合作著眼區域和全球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包括中國貸款在內的投融資資金在為相關合作方“賦能造血”上發揮了獨特作用。世界銀行在2019年4月份發布《公共交通基礎設施——量化模型與“一帶一路”倡議評估》顯示,根據對相關國家的研究,“一帶一路”交通基礎設施項目為這些經濟體帶來了3.35%的GDP增長,除去基建成本還會有2.81%的增長。這些項目還可以為非“一帶一路”合作國家帶來2.61%的GDP增長、為全球帶來2.87%的GDP增長。

反倒是西方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貸款,淵源遠早于中國,金額規模遠大于中國,影響效果卻是充滿爭議。一些人大炒子虛烏有的“債務陷阱”,無非是雙重標準和損人不利己的心態在作祟。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一針見血地說,“自己做不到,也不讓別人做,自己做不好,也不希望別人做得好”。

為推進融資體系建設和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包括中國在內的28個國家共同核準了《“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2019年,中國發布了《“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倡導與各國、多邊開發銀行、各類金融機構等各方通力合作,提高投融資決策科學性和債務管理水平。

中國將與世界銀行共同研究“一帶一路”環境和社會標準,發揮好中國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8家多邊開發機構共同設立的多邊開發融資合作中心作用。此外,中國還將通過加強與多邊金融機構合作,推動上合銀聯體、中國—中東歐銀聯體等合作機制發展,倡導引入更多商業性資金、盡量減少減讓性資金和政府性資金等多種方式,加強多元化投融資來源、創新投融資方式,讓“一帶一路”投融資實踐更加適應發展中國家需要和遵循市場規律,并惠及更多的利益相關方。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龔 婷)

責任編輯:劉維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香港赛马会图库